• <strike id="ucfnf"></strike>
    1. <progress id="ucfnf"><track id="ucfnf"><video id="ucfnf"></video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<span id="ucfnf"></span>
      <rp id="ucfnf"><object id="ucfnf"><input id="ucfnf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  <button id="ucfnf"><acronym id="ucfnf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  公務員談仕途變化:51歲還能晉升 不再跑官要官

          2016-06-26 11:06   作者:www.cly05.com   出處:未知   點擊:  

            導讀: 公務員談仕途變化:51歲還能晉升 不再跑官要官 今年51歲的吳福紅沒有想到,在鄉鎮擔任副科級干部18年之后,自己能晉升正科級,享受到和書記鎮長一樣的工資待遇。按照這位陜西省渭南市臨渭區藺店鎮人大副主席原先的想法,自己可能會和鎮里以前的老同事一樣,在副科級崗

          公務員談仕途變化:51歲還能晉升 不再跑官要官

          今年51歲的吳福紅沒有想到,在鄉鎮擔任副科級干部18年之后,自己能晉升“正科級”,享受到和書記鎮長一樣的工資待遇。按照這位陜西省渭南市臨渭區藺店鎮人大副主席原先的想法,自己可能會和鎮里以前的老同事一樣,在副科級崗位上干到退休——在以往,這似乎是多數鄉鎮干部的“仕途”走向。

          “鄉鎮干部能干到書記鎮長的人太少太少了。現在我也是‘正科級’,每月多拿二三百元的工資。要對得起這份待遇,更得好好干了!”面對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,吳福紅面露喜悅。

          這是縣級以下公務員職務與職級并行改革給基層干部帶來的改變。

          截至2015年底,我國有716.7萬公務員,六成分布在縣級以下。“上面千條線、底下一根針”。基層單位承擔著數量龐大的改革發展事項的落實執行任務,工作壓力大。然而受機構規格等因素限制,縣以下機關領導和非領導職數十分有限,基層公務員晉升通道狹窄。由于工資待遇與職務級別直接掛鉤,基層公務員待遇長期相對偏低,工作積極性受挫,不利于全面深化改革的推進。

          針對這一問題,中辦國辦于2015年1月印發了《關于縣以下機關建立公務員職務與職級并行制度的意見》,人社部、中組部、中央編辦、財政部、國家公務員局等五部門部署了具體實施工作。

          近一年半的時間過去了,各地職務職級并行制度落實情況如何?如何防范改革措施變形走樣?改革深入推進有何困惑?近日,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在山東、陜西、湖南等地進行了調查。

          “說心里沒有不痛快,那是假話”

          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在山東省棗莊市山亭區見到徐莊鎮組織辦副主任、環保所所長陳志新時,他正在宋莊村地頭督導三夏防火。

          為阻止村民焚燒麥秸稈,一個上午他已跑了十來個村,累得精疲力竭。“這是工作常態。”37歲的陳志新已在鄉鎮工作14年,“鄉鎮工作一崗雙責,除了夏收時防火,汛期時防汛等本職工作,還有包村任務,村里大事小情都得抓,晚上加班到十一二點很正常。”

          記者在山東采訪看到,基層特別是鄉鎮承擔著上級所有政策的貫徹執行和落實,工作頭緒多、任務繁重,來自發展、環保、維穩等方面的壓力巨大,經常加班加點,“周六保證不休息,周日休息不保證”是他們的寫照。許多鄉鎮干部早出晚歸,對家人的溝通照顧不夠,甚至好多天和孩子說不上幾句話,更談不上教育。

          一位鄉鎮干部說,現在不允許干部“走讀”,工作日他們每天住在鎮政府宿舍,遠離家人。但是一個鎮就那么幾個領導崗位,普通干部辛辛苦苦幾十年,“老得都比別人快”,卻很難有機會提拔。“說心里沒有不痛快,那是假話!”

          “辛辛苦苦三十年,退休還是個科員”,受訪基層干部坦言,由于晉升存在“透明天花板”,有的干部到了四五十歲感到升遷無望,在工作中難免產生消極情緒,甚至覺得“低人一等”。

          山亭區人社局局長徐慶勇說,基層干部人數多、職數少,大的鄉鎮三四百人,小的鄉鎮也有一百多人,正科級只有四五人,副科級十來人,許多人干到退休也熬不到副科,于是“平平安安占位置,忙忙碌碌裝樣子,疲疲塌塌混日子”。有的甚至“干不干活就看書記瞪不瞪眼”。

          在這樣的現實下,大多數入職的基層年輕干部,忙于考中央、省、市的公務員考試,鄉鎮一級基本成了跳板、流水線,真正對基層工作熟悉的干部越來越少,留在基層的絕大多數是學歷全日制專科以下或是年齡超過35歲的干部。

          在鄉鎮工作了17年的陜西省澄城縣韋莊鎮干部于紅波告訴記者,自己參加工作之初,鎮政府里30歲左右的年輕人有20多個。由于在鄉鎮很難有晉升機會,年輕人大多想方設法調到上級機關,如今他們中的80%已得到提拔。自己留在鄉鎮,職務多年“原地踏步”,難免心生失落。

          于紅波的這種失落感,在職務與職級并行改革后得到很大緩解。如今,她的工資漲了260余元,工資總額達到3700多元。“咱雖然在鄉鎮上班,可拿的也是副科級的工資,還有啥理由不好好干工作?”

          “感覺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”

          在記者走訪的山東、陜西、湖南等地,職務與職級并行后,基層干部待遇和級別受到“擠壓”的狀況得到了明顯改觀。

          “職務職級并行是一場及時雨、一顆定心丸。”去年政策執行后,陳志新開始享受副科級待遇,工資漲了400多元,加上鄉鎮干部的特崗津貼,每月收入達3600多元。“這樣一來,在家里有地位了,說話硬氣了。工作也有了奔頭。”

          在陜西省合陽縣,過去50%的基層干部以科員身份退休;改革后,791人職級得到晉升,占全縣公務員和參照公務員管理事業單位人員總數的36.25%。其中,科員晉升副科職級的有564人。在澄城縣,職級得到晉升的公務員占到總數的42.15%。

          “以前是‘千軍萬馬擠獨木橋’,現在‘獨木橋’變成了‘雙車道’。”剛剛晉升為副科職級的澄城縣財政局預算股股長臧建成說,自己參加工作20年,做科員17年,這次晉升為副科級,每月工資加津補貼增加了277元,和副局長工資水平相當。“現在就算是不‘當官’,也一樣能體現職業價值。這項改革讓踏踏實實在基層工作的人享受到了改革紅利,心氣順了、干勁兒足了。”

          山東省棗莊市山亭區司法局局長王宜建“正科”已滿15年。從2001年開始,他先后干過區旅游局局長、店子鎮鎮長、教育局局長、組織部副部長。去年職務職級并行后,他享受到副處級待遇,每月收入增加了625元。“除了經濟上的實惠,還有一種人格上的尊重,感覺得到了組織的認可、社會的承認。”王宜建這樣認為。

          政策受惠者不僅在鄉鎮,也包括縣直部門干部。今年46歲的龔傳松現任山亭區人社局勞動監察辦公室主任,已“后備”了11年。自從2005年被列為局里的重點培養對象,他先后掛職過副鎮長、村“第一書記”,承擔過很多如幫包改制破產企業、接待大規模群眾上訪等急難險重任務。但是由于機構合并、清理超職數配備干部等原因,局里從2011年就再也沒提拔過干部。

          職務職級并行后,龔傳松的職級調整為副科級,工資每月增加500多元,“說實話,以前每次干部調整,思想波動都非常大。現在有了職級政策,心里有了底,感覺命運掌握在了自己手里。”

          截至2015年底,山亭區共有431人符合公務員職級晉升條件,其中晉升正處職級的5人,晉升副縣職級的103人,晉升正科職級的42人,晉升副科職級的281人。

          徐慶勇等基層干部認為,職務與職級并行政策落實一年多來,實現了兩個“利好”。一是有利于留住基層干部的心,穩住基層干部隊伍。二是減少了干部間的矛盾內耗。以前只有一個職務通道,干部間競爭激烈,難免出現矛盾。有些干部為獲提拔,甚至跑官要官。現在只要踏實工作,就能得到組織認可,在干部中樹立了正面導向。

          “說句心里話,過去我們羨慕市里的干部,人家機關級別高、晉升機會多。現在他們反而羨慕我們,咱也能安心在基層工作。”此次晉升為副處職級的臨渭區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龔現方對記者說。


          熱門推薦
          最新圖片
          • 推行“雙證書”,踐行工匠精神
          • 全省首期“扶貧專班”在南充開班
          • 來吧,這里的創業“保障”滿滿的
          • 技師學院部分畢業生可同等享受高校畢業生就業
          • 面試~不該問的不要問,別敗在最后一問上!
          • 現實太骨感,48%的95后選擇不就業!
          熱門話題
          深夜福利视频大全